黄埔十六期军官——李学坤传【2】

 善良的人们万万没有想到,蒋介石执政的国民党,竟然把和自己一起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的共产党,当成“匪”来剿!妄想把共产党消灭在抗战胜利的凯旋声中。当然,被“围剿”者们决不能俯首帖耳听其围剿,围剿者也十分清楚对手们的武器决不是“吃素”的,需要费一番周折。于是在内战的枪声此起彼落的氛围中,产生了一座架设在历史空间的浮桥——“最高军事调停组织”,这个机构是三人小组三方面组成的,代表国民党一方的最高代表是张治中将军,代表共产党一方的最高代表是周恩来总理(当时是副主席),还有一方站在国共两党中间的美国最高代表马歇尔将军。为什么非要美国人参与,其中奥妙,懂得一点世界现代史的人都会明白理之所在,本书不涉及这个问题,姑且不论。

  1946年1月,李学坤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被选派国方当代表随蔡文治中将、邓为仁少将同机由重庆飞到北平组建军事调停处执行部,那年,他任少校参谋,才23岁。1946年1月底,他奉命随邓为仁少将到汉口,组建汉口三人小组(即第九小组)。

  他在三人小组工作这一段时间,去全国各地视察非常方便。除了西藏、新疆外,去过很多城市和地区,也多次去过解放区。对他后半生的世界观形成,影响很大。由于工作的需要,他先后同中国共产党的几位重要人物李先念、王震、薛子正有了交往。使李学坤最难忘的几件事是:

   1946年3月中旬,最高三人小组周恩来、张治中、马歇尔到汉口视察,李学坤自始至终陪同,在互相交谈中,周副主席发现国方这个年轻的代表,既有民族气节,更富于正义感。通过中共代表薛子正的引见,周恩来召见了李学坤,当时在座的有李先念、王震、任士舜、马寒冰。召见时周副主席亲切和他握手,并语重深长地对他说:“国共和平谈判是家事,当代表的一定要心诚,心诚则灵嘛!”这一情景对李学坤触动很大,受到周恩来的接见这是最高的待遇和荣誉。他清楚了解,国民党反动派接受和平谈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争取一个调兵遣将,布置军力的时间,以便全面发动内战,周副主席的话,意味深长地切中了这个要害。作为国民党一方正义代表,对此能不有所触动吗?当时李学坤就表态:“我个人决不做历史的罪人。”

  1946年4月,李学坤和中共代表薛子正、王震、马寒冰,同机到上海视察,下榻浦石路华憨大厦。在餐厅用餐时,美军官对中共代表的朴素、艰苦,有轻视的举态,看不起共产党代表,认为他们很穷酸,王震将军对此非常气愤。有一天,王震、薛子正、马寒冰和李学坤,一起乘吉普车到外滩,车子由李学坤亲自驾驶。半道上遇见美军宪兵巡逻的吉普车迎头闯来,当时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管什么单位的车,都得给美军宪兵车让路。此时,王震在车上,观察这个年轻的国民党代表如何对待这一情况,没料到李学坤端坐司机台手握方向盘,怒视着横冲直闯的美军宪兵车,根本没有让路的意思,车子直驶而过。美军宪兵对此,既惊讶又生气,吱哇乱叫,李学坤一概不予理睬,车开得既稳又快。王震将军开心大声地说:“李代表,你很有民族气节!”李学坤庄严地说:“上海是中国人的上海。”

   李学坤初到上海视察,先住的是国际饭店,鉴于太乱,移住浦石路华懋大厦。这个十三层的饭店,是美国海军军官俱乐部。一天,李学坤在六楼餐厅就餐,同桌的王震将军绷着脸对我说,这上海简直是殖民地,中国哪像个主权国家。李学坤听了,心有同感。心想:是的,有着辉煌历史和灿烂文明的泱泱大国,沦为半殖民地,我们应感到惭愧。蒋介石一意孤行,丧权辱国,帝国主义横行霸道,社会动荡不已,人民饥寒交迫。祖国上空乌云滚滚,祖国大地伤痕斑斑。国不成国,家不成家,这是每一个有良心的炎黄子孙的悲哀。

  那时的中国,祖国领空美军飞机任意飞行,祖国领海、江河,美英舰艇任意游弋。在青岛、天津、南京、广州等地看到港口都停有美英军舰,并驻有美国海军陆战部队。在繁华闹市经常看见美国军人开着吉普车横冲直撞。美国士兵调戏、侮辱中国妇女时有所闻。1946年12月,美国士兵在北平东交民巷侮辱、强奸北大女生沈崇事件,引起全国大学生反美高潮。

   1946年5月,李学坤按照和谈协定,护送新四军第五师伤病员300多名由宣化店去邯郸刘邓大军总部医院,在孝感车站乘车北上,因为铁路被破坏,只在许昌就下车了,国民党军方打算派重兵押送,中共首席代表薜子正提出严重抗议,作为国民党一方代表的李学坤严正指出:“五师的伤病员,是抗日的功臣不是罪犯,不许押送!”国民党军方无奈,只好作罢。结果伤病员在李学坤的护送下安全到达目的地,当时由黄镇将军代表刘伯承、邓小平接受伤病员,再三对李学坤表示感谢,并说:“在国民党发动内战的情况下,你能仗义执言,主张公道、十分难得。”李学坤正义凌然地说:“我也是中国人!绝不能中国人打中国人。”“对!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不应该做!我们需要的是和平,手足兄弟不能自相残杀呀!”黄镇附和着。那三百名伤病员对李学坤露出感激之情,李学坤表示那是自己应该做的,没有什么,不必挂在心上。

   李学坤在汉口三人组工作期间,经常到北平“军事调停处总部”汇报工作,多次和薜子正将军一起,到叶剑英家作客,当时叶老住在北京北池子,每次见面都受到叶老的教诲,至今李学坤记忆犹新。叶剑英经常陪同李学坤聊到深夜,边喝着茶水,边探讨国家大事,叶剑英发现李学坤确实很有民族气节,是个难得的爱国将才。

   李学坤在三人小组工作的时候,因为工作需要经常飞往北平,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夫人马志清,当时马家在北平,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在报摊卖报纸,当时卖报纸也能赚不少钱,可以供得起一大家子吃喝,马志清家族是满族贵族八旗子弟,是正白旗。那个时候没落贵族已经被革命势头摧毁,能吃得上饭的也不多。一次偶然的相遇,演绎了半个多世纪的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李学坤初到北平的时候,一次闲暇无事去街上溜达,打算买一张报纸,在一个报纸摊位上看到一个穿旗袍的小女孩在卖报,李学坤顺手拿个铜子买了张报纸,当他看到卖报小女孩俊美的脸庞的时候,真个人一下子惊呆了,心想这就是我要找的携手一生的伴侣啊,而小女孩看到帅气的国民党军人也羞红了脸,李学坤开始主动展开攻势:“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哪里呀?还有什么亲人啊,怎么在这里卖报纸啊?”那个小姑娘一句话也没说,就跑开了,李学坤想:明天还来这里买报纸!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学坤早早地来到了报摊等昨天的那个卖报纸的小女孩,可是报摊还没有出呢,他等了一早上,一直等到晌午才见到那个小女孩和家人一起开始铺报摊,李学坤就上去搭讪,那个小女孩说:“我叫马志清,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叫马志贞,上有一对父母,至今尚未婚配。”李学坤羞红了脸:“那你愿意和我谈朋友吗?”马志清没有立即回答他。

   就这样李学坤天天来报摊买报纸,和马志清谈论国家大事、家常琐事,儿女情长,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总部要调他回湖北武汉继续三人小组的工作,这时候他提着礼品到马志清家里提亲,马家的人也同意了这个军姿飒爽的国民党军官的提亲,那时李学坤23岁,马志清只有19岁,李学坤和马志清一起回到了湖北武汉举行完婚仪式,当时参加婚礼的有国民党高级军官郑洞国、贾幼慧、蔡文治、马恒、马有才和他的十六期同级同学马耀武等人,可谓是简单而又隆重。随后李学坤又带他的新婚夫人回到他的家乡湖北红安县探望把他养大的叔叔,之后他们把爱巢建在了武汉的汉口,不久李学坤又被调到了长春工作,又把爱巢建在了长春,在长春任56师中校参谋处长,是师直属部队指挥官,这个职务权利很大,身边又有警卫员,自己还养了一条牧羊犬,起名哈利,遗憾的是在一次意外中哈利不幸命丧车轮底下,这让李学坤伤心不已。那时李学坤有一辆绿色吉普车,但是他经常自己开,司机只好坐到一边去,他喜欢风驰电掣的感觉。

  那时李学坤夫妇经常到郑洞国和马耀武夫妇家做客,李学坤的人缘非常好,平易近人的性格,不仅是上级长官,下级军官也一样尊敬他,他最好的同窗是马耀武,不仅仅是同学还是老乡。马耀武夫妇还帮助他们夫妻合好,有这样一件事,一次李学坤和马志清因为家务事吵架,吵得很凶,以至于后来谁也不搭理对方了,马耀武看到眼里,急在心里,于是马耀武夫妻俩分别规劝李学坤和马志清,语重心长地说:“在战争年代,能走在一起不容易,怎么有点小矛盾就闹得那么厉害呢!”后来李学坤主动向妻子承认了错误,说是自己脾气太暴躁了,请求她的原谅“哎,床头打架床尾和,这才是夫妻嘛!就不要吵了嘛。”在马耀武的大力撮合下,这次矛盾圆满化解。马志清还是他的贤内助,不仅帮助他抄写材料和公文,还给他出主意,使他在工作上有了一个好帮手。

   1946年6月中原军区李先念将军,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假谈判真剿共的阴谋,全军从中原大突围。8月,汉口三人小组结束工作,李学坤回北平军调总部。这年8月李学坤随邓为仁少将,调长春军调分部,在此期间,有机会经常与中共代表伍修权、李初梨等知名人士接触。

李学坤在三个人小组工作的14个月中,接触了不少的革命先辈,这对他一生的命运转折点影响很大,直到他1948年10月在长春起义。

  1948年10月李学坤在长春率部起义时,他的官衔已是师的副官处长、师直属部队指挥官。起义,跟着中国共产党干革命,是他久已埋在心里的宿愿。在三人小组那段时间,他多次进入解放区目睹军民鱼水之情,共产党的领袖人物他接触不少,他们那种为国为民的高尚品格,艰苦朴素的生产作风、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使他五体投地,羡爱万分。从那时起,他就产生了一种“凤凰择树而栖”的想法,他是一个纯而粹之的军人,军人是战争的执行者,也是战争的消灭者。好军人手中的枪杆子,毫无疑问,只能为正义而战,为老百姓安居乐业而战,为消灭邪恶而战。“军事调停”的失败,中国内战的硝烟,是国民党反动派一手造成的,这一点李学坤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他亲身参与了这场假和谈、真内战的始末,从那时起他就立下誓愿:“我李某决不向同胞兄弟放一枪。”

长春起义,实现了他的诺言。

   起义前,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心理异常激动,心想:终于不用再跟着蒋介石干了,蒋介石干的是“假和谈,真内战”的勾当,是反人民的战争,而共产党是完全向着人民的利益的,人民自然也向着共产党,中共打的是人民的战争,老蒋孤家寡人,孤立无援,有的只是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但是中共只有小米加步枪,竟然打败了武装到牙缝的飞机大炮,原因是“失道寡助,得道多助”蒋介石为了自己可以统治中国打了一场反人民的战争,岂有不败之理!

   部队改编后,他随部队进关。在北平和平解放的喜庆中,他和家人团聚。1949年7月武汉解放。经组织批准,他高兴的携家带口。回到离别几十年的原籍湖北红安县,参加红安政权建设,先后在县文教科做教育工作,教书育人,后来在水利委员会,主管水泥管厂的工作,当起了厂长,他的温顺贤惠的妻子也走出家门,作为这个厂的秘书,参加了家乡解放后生产建设。

  经过战争创伤的家乡,百废待举,尝尽由于战争而颠沛流离的李学坤夫妇也渴望为家乡父老兄弟办点实事。为此李学坤夫妇精神百倍投入工作,不管地方上有什么重点的工作,只要他能办到的,无不尽心竭力,加上李学坤在家乡人们的心目中,颇有威信;虽然他在国民党军队做官多年,但他洁身自爱,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家乡父老的事。后期高举义旗,迷途知返,更取得家乡人的崇敬。所以他协助当地人民政府推行何任政策法令,都能够起到任何人起不到的作用,当地政府信任他,群众拥戴他,他也不负重望,尽心尽力,克尽职责地工作。

   土改工作展开时,李学坤作为一名熟悉当地民情的民主人士,协助当地政府,完成了这件在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革命,1956年改造私营公商业的公私合营工作,李学坤也参加进去,善始善终地协助政府,完成了这一历史性的经济改革。

   从1949年建国,到1956年这段时间,是共和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兴利除旧,治乱治贫,改天改地,修养生息的最有说服力,最得民心的时期,李学坤在这一时期做出的贡献在家乡也是有目共睹的。

   1956年一件他根本没有预料的事情发生了,全国掀起了一场“肃清反革命分子”的运动。按理说一个革命政权建立后,必须肃清反革命势力,才能巩固政权,国泰民安的支持建设,这是天经地义,必不可少的。但是这场运动的幅射度,越来越大,一直扩大到本来不应该涉及的范围,甚至涉及到原来国民党起义的有功人员。

    这是一个历史不幸,也是一个抹不掉的历史遗憾,李学坤被纳入“肃”的范围。不过“肃反”对李学坤还是讲分寸的,他没有被判刑,只宣布劳动教养三年。劳动教养按当时的政策,是最高的行政处分,不属于刑事范畴,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有参加劳动的权力,没有参政议政权,李学坤被送到黑龙江北大荒兴凯湖农场。

    在这个边陲小镇有着可歌可泣的故事:那是在1962年初冬的一个早上,太阳还未露脸,稀落的雪花无声地把小路掩藏起来。突然,不知从那跑来一辆被吓毛的小马车冲上了这条银白色的步路。路上的人被突如奇来的情景吓呆了,将要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突然,行人中一位解放军战士迎着马车冲了上去,紧紧地勒住马缰绳。被马车拖出十几米时马车才淅淅停下。人们没有受到丝毫伤害,这位小战士却负了重伤,他用鲜血在这条小路上奏响了美的乐章。小战士用自己的行为写下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当地宣传媒体反复报道了他的事迹,他的名字传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    当天李学坤就给马志清打电话,马志清马不停蹄坐火车赶往北京,母女相认,一见面泪流满面,相拥而泣,40年了,这是他们分开后的第一次相聚,当时由于其他缘故,没有让京京的养父母他们知道此事,一直隐瞒至今,如今养父母已经离世,这才得以光明正大的来往。

   可能是劳改农场领导从档案中了解到李学坤的过去,觉得这样一个人,也得在可能的情况下讲点分寸,很快他就当上了教养中的自管队长。

    这一命运的转折对李学坤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昔日座上客,今日阶下囚”,抚今思昔,心里有说不尽的酸楚和委屈,不过李学坤比其他人多一点远见卓识,他认为:任何政党,在执政期间,都会出或左或右的局部错误,他相信中国共产党在历史验证中,会纠正已经错了的局面,作为一个有着复杂历史经历的人来说,应该经得住这个考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也。也许这是偶然也是必然。

    清晨的太阳没有一丝丝的暖意,但明亮的阳光却十分刺眼,阳光透过窗子直射在躺在床上孩子的脸上,哇哇的哭声响了起来,母亲不知去那了,却让孩子孤零零留在冰冷的家里。这个孩子就是李学坤的小儿子李立华。

   马志清文革前在北京的一家幼儿园上班,她只能在下班的时候才急急匆匆赶回家中看看,却常常是孩子已经哭着睡着了。每当看到那挂满泪水的小脸,母亲的心便痛苦地抽搐着。开工资了,母亲买来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看着孩子吃,她的心此刻才会有些安慰。

   有一天,幼儿园的领导从这里路过,听见了哭声,走进去瞧见孩子正在哭,身上光光的。他立即把孩子的小被盖好才走,也许她看到孩子太可怜了。为了照顾他的母亲就在单位分给她一间房子。孩子好不容易长到四岁多,孩子的父亲李学坤在北京出事了……他被送到东北地区劳改。艰难的生活仅仅依靠她每月三十几元的工资来维系。

   五十年代的北大荒是那么的荒凉。一望无垠的荒原,没有一座像样的房子,冬天外面飘大雪,屋里下小雪,晚上睡觉都得戴皮帽子。四岁的孩子每年的冬天都会把手、脸、脚冻坏,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夏天,蚊虫成群成团地叮在他的身上,有好些地方出现了伤口,哝血从伤口处渗渗而出。

  冬去春来,一场颗粒不收的自然灾害降临在这荒芜的土地,大人似乎可以忍受饥饿,可孩子们却受不了。母亲没有办法只好拖着孩子去各家讨吃的,当时村里就那么几户人家,母子两人几乎走遍了所有乡邻,那些同样境遇的好心人只能把旧衣物送给她们……

  几年后,孩子上学了,环境好了一些,孩子的父亲去了工厂,母亲也在学校做了教师工作,一段平静的生活,稳定了这个家庭。可是好景不长,史无前例的革命运动开始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家庭发生那么多的悲剧和创伤。灾难也降临在这个家的有限空间,他们同样没逃出厄运,大人被迫离开了工作岗位,又从事过去那繁重的体力劳动,甚至比以前更惨。那个没有过几天幸福日子的孩子也经常无原无故被同龄的孩子打的头破血流。泪水只能往肚子里流……没完没了的批斗,孩子的父亲就如全能运动员一样那个运动也拉不下。

   在教养场所,他自律守法,忍辱负重,劳动带头,学习刻苦,在其教养人员中,威信很高,他不折不扣地按照农场领导的意图,组织生产,帮助其他教养人员,守法认错,学习劳动技能,将来自食其力。

  历史是公证的。1978年,共和国结束了长达20多年的极左路线,文化大革命带来的伤痛正在慢慢愈合,历史伟人三起三落的邓小平复出,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对历史的错误做出了正确的结论,其中最有魄力的一条是平反一切过去的冤假错案。时隔一年,1979年他的小孙子李维东诞生,小家伙的到来给了他莫大的慰籍,李学坤成天围着小孙子转,天天抱着自己的孙子笑不拢嘴,从这以后老两口把小孙子接到了自己的身边抚养,一直将他带大。有一次李学坤去北京开会,特意给小孙子带回了一台当时连队、县城都还没有卖的儿童用折叠车,这个车子一直伴随他长到5、6岁,后来实在坐不下了,才把这台车不得已放到了仓库保管。李学坤那时有一辆旧式二八自行车,经常驮着小孙子到处溜达,有时从这个连队骑到那个连队,看到他的人都热情打招呼:“老李,又带小孙子出来玩啊!”“可不,带我小孙子去我儿子家。”当时李学坤夫妇和他们的儿女住的都不在一个地方,甚至大女儿、二女儿都不住在一个地方,他们之间如果想走动走动那需要骑自行车很长时间,在那个年代如果想坐车,就像现在的公交车,那想都别想,坐牛车、马车都是好的了。

   1980年李学坤的历史政治问题,经有关上级部门复查,决定撤销原劳动教养决定,恢复干部身份,平反他的错案。那时他已调到全国规模最大,生产设施最先进的国营友谊农场。

李学坤重新回到革命行列,当上了生产连队的连长。

   农场生产连队的连长是有实权的,财、物都掌握。但李学坤从来也不以权谋私,不但不以权谋私,就连他应该拥有的那份私,也从不沾手。那时,生产队有自办的小型工副业,主要是满足本队职工生活需求。如豆腐房、酒房、熟食部、豆浆馆等。生产队长是这些小型自给自足的工副业的直接领导人,当队长的,喝点酒,吃块豆腐,吃根香肠,往家拿点油条一类的熟食那是鸡毛蒜皮,不在话下的事。可李学坤从来也没认为这是鸡毛蒜皮,他郑重告诫家人,买东西一定要和其他职工一样,该排队排队,该给多少钱就照付多少钱,决不许特殊。早晨,李学坤自己去买油条,照例排队。他的小孙子在豆浆馆喝了一碗豆浆,那里的工人没有要钱。后来叫李学坤知道了,叫老伴拿着5分钱亲自送去。凡是他要求职工做到的事,他首先做到。劳动生产,处处带头,身先士卒,工人们都称道他是“少有的好干部”。在他的心中群众利益无小事,从来不为自己着想,工作起来脾气还倔强,刚正不阿,被当时的人称为“倔老头”。

   李学坤在工作中坚持原则,勇斗歪风,不畏强暴。一次,他大清早在饭馆和青年们一起卖油条,有个青年顾客不按次序排队,他前去制止,那青年竟然无理取闹,打了他一个耳光,撕破了他的上衣。他据理力争,毫不畏惧,换上一件衣服,又照常工作。后来,那青年受到了应有的处罚。

    那时连队有很多无业青年,很是难管理,根本就不服从人管,于是就有人提议让李学坤管,说:“还是他管的好,工作又有力度,不如让他管管试试。”上级领导经过周密协商、碰头后,决定就把这一帮小青年交给李学坤管,李学坤妥善把他们安置到了一个饭店当服务员,剩下的安置到了一个连队自管商店当保安,农场领导安排他主管待业青年工作,使他感到这个工作既是为国分忧,又是为待业青年谋生路,是一项光荣的工作,他申请贷款,自己设计建成一栋二百平方米的简易砖房,带领一百多名青年,开饭馆、做豆腐、搞加工、办商店,搞的红红火火。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悄然产生,有一次一个无业青年高波来到饭店吃饭,喝多了酒,不但不给钱还调戏当时饭店的女会计皮艳鑫,皮艳鑫那时是十里八户的美人,长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梳着黑黑长长的辫子,当时所有的无业青年都曾追求过她,但是被她拒绝,这时高波也酒过三巡,晃悠着让她来陪酒,她赶紧打发其他的服务员来挡驾,自己跑到李学坤的办公室报告情况,李学坤赶紧和皮艳鑫赶到了饭店,这时高波已经把饭店的桌子椅子都掀翻了,酒瓶子也砸破了,李学坤看到此情况,大声训斥他,高波说:“姓皮的,你个臭婆娘,竟然把领导找来,看我不砍你。”他从桌上操起一把菜刀对着皮艳鑫的头部砍去,李学坤当时一个闪布上去,用左手挡住了那把菜刀,同时大喊:住手!刀锋砍了下去,刀落在了李学坤左手小手指和手背上,血流了一地,当时的服务员都吓傻了,有个青年机灵,赶紧跑到了隔壁不远的派出所报案,不一会警察来了,把高波带走了,所长看到此情景赶紧催促:“老李,赶紧去医院吧,走,我送你去!”于是几个警察把李学坤送到了卫生所,卫生所一看简单了包扎一下,说:“我这里治不了,手筋断了,需要接上,赶紧去县城医院吧。”于是赶紧坐车到了县城,缝合了被砍断了的手筋,但是后来左手一直不灵活,左手的小手指也是残废的,只是当时没有见义勇为奖,要不然相关部门真应该给一个见义勇为称号。

    高波知道闯了大祸,只是求派出所先不要关押他,让他看看他的主管领导李学坤一眼,看看他的伤势如何,所长经不住软磨硬泡只好同意了,把他带到了李学坤面前,高波普通跪了下来:“李连长,我错了,我不求你的原谅,都是我喝多了酒。”李学坤长叹一口气:“事情都过去了,你也是初犯,应该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于是对派出所所长说:“不要关押他了,给他一个机会吧!”所长皱紧眉头:“你是不是疯了,他可是把你砍伤了,你也没让他包赔,还护着他?”李学坤说:“毕竟他也是我的下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所长没有办法,既然有老李的求情,只好放过高波,高波这时一个劲的给老李磕头,但是还是被拘留了三天,高波的母亲亲自拿了一筐自家老母鸡下的蛋,看望李学坤,说谢谢他原谅了他的儿子替他求情,高波才没有被判刑。李学坤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难免爱冲动,你做母亲的要好好管教管教他,回去吧。”

    以后,他从生产队调到分场机关,又从分场机关调到总场,年年被农场评为劳动模范。1985年,农场恢复县制后,李学坤被任职为友谊县政协驻会副主席,他的级别是县团级,按照规定,几次给他调换宽绰的住房,他都让给别人了,得到了别人的不理解。他解释说:“能住上砖房就很不错了,比起拉合辫土房和草房强多了。”可还是有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李学坤在民国时期曾经在长春有个房子,那是1947年,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百草胡同3号居住,当时那里曾经是2层楼房,2楼的面积有200多平方米,1楼是歌舞厅和饭店。长春起义后就没有住过,文革的时候房契丢失,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落实政策后,李学坤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农场的领导,领导决定派两个人去长春打探一番,如果有可能帮助李学坤把房产要回,即使要不会也可以得点补偿,何乐而不为,可是当这两个人到了地方一看才知道,原来李学坤夫妇离开这个房子后,就被别人占领了,用来当幼儿园了,人家说:“你们还来要房子,我给你管理了这么多年,得给我交管理费呀!”拒不交出房产使用权,也不给任何补偿,这两人只好作罢,回来向农场领导说明情况,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李学坤1982年从连队到分场,又从分场到总场,至1986年由友谊县调任到佳木斯市政协副主席,都是提升晋级,这三次提级调动,他都拒绝了单位的宴请和欢送,即使三次搬家的费用,都没有用公款,这样的干部实在可贵可敬。

    李学坤更高的品德,是他宽宏的远见和博大的胸怀。凡事都以国家和民族大局出发不计较个人恩怨得失。他对五十年代末,由于极左思潮的影响,强加给他的错误处理,毫无怨恨心理,平反纠正后,也不提任何政治上经济上的个人要求,他认为:“任何一个政党,在长期执政期间,不可能一贯正确,总是要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中国共产党能纠正20年前的错误决定,给那么多错判,错划的人平反,这是任何一个政党也比不了的,这正说明党的伟大之处,一个敢于正视错误,纠正错误的政党,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政党。我虽然被错误处理过,也受了一些不该有的打击和磨难,但同国家的损失比起来岂不九牛一毛”。李学坤就是这样一个人,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看问题,看得比较透彻,经历了军阀混战、抗日、内战、建国等几个时期,使他变得成熟了,一个人也必须经历千锤百炼才能成熟起来,历史是公正的,历史会经历时间的考验,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历史会被人唾弃!

   1986年秋,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通过省农场总局的推荐,增补李学坤为政协佳木斯市委员会副主席,由于那时李学坤已加入“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这在这一年他被选为佳木斯市民革主委。由于参政议政的需要,他先后被选为黑龙江省人大代表、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常委、省民革常委、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佳木斯市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政协黑龙江省第七届委员会常委。

    政治地位的飞黄腾达,没有改变他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的一贯品格。从1986年开始,论级别他已经是地市级干部,住房、乘车,出差在待遇上有明文规定。李学坤把这一般人梦寐以求的物质待遇看得非常淡薄。他说:“步行走路既锻炼了身体,又可以节约费用,至于住房坐车也要量力而行,我们的国家还没有摆脱贫困,作为国家干部,如果只追求个人安乐,势必远远脱离群众、脱离实际”。

    那些年来,李学坤围绕市委中心工作,经常主动下基层深入民间,了解民情,进行调研,向市委、市政府提出可行性建议,发现重大事件及时向市委回报。李学坤作为市级民主党派负责人,时时刻刻想到市的困难,想到如何帮助市里解决困难,言行一致,廉洁自律,做中共名副其实的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诤友。

    李学坤认为:追溯百年前的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到抗击列强的义和团运动,以及戊戌维新到辛亥革命,救亡图存的斗争此起彼伏,由于找不到正确道路,这些斗争都失败了。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在中华大地上燃起了希望之火。中国共产党成立80多年来,中华民族经历了从贫穷落后到繁荣昌盛,从山河破碎到强大统一,从受人欺凌到扬眉吐气的变革。特别是改革开放这些年来,经济持续高速度发展,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国际地位日益提高。香港、澳门相继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华民族终于洗雪百年耻辱,实现了一个多世纪的无数先驱壮志未酬的夙愿。所以自己时刻要跟着党走,虽然由于统战工作需要而没有入党,之前已经填写过入党申请书。但是自己时刻要以一个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要时刻反省自己。

   由于李学坤夫妇远离北京,而马志清是北京人,马志清的母亲去世后应该继承的一部分房产被别人剥夺了,而这个人正是她的亲妹妹。马志清是纯粹的老北京人,北京生、北京长,由于路途遥远的缘故,不能经常回北京,只能一年回去一次,马志清今年已经步入耄耋之年,但身体依旧那么硬朗。马志清在北京市西城区宫门口头条57号(鲁迅博物馆附近)有一套等待继承的四合院,其中将继承二分之一的面积。但是在2001年的时候被她的亲妹妹(马志贞)霸占,她首先骗得姐姐的信任,写信说:“你也不在北京住,来更名吧,就改成我的名字就行,你什么时候来我都给你留一间屋子。”马志清前去北京帮助亲妹妹更名过户,等马志清前脚刚走,她的妹妹就把四合院分给了她的三个子女: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各分两间房子),四合院房屋的总面积达到200多平方米,马志清只有一个亲妹妹,父亲死后两姐妹和老母亲一直相依为命,马志清为此付出了全部心血。后来由于历史原因她和李学坤两口子带着孩子到了北大荒居住,好多年没有在北京居住了,可是北京老家还有她的房产,后来她霸占房产的妹妹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喝药自杀了。她妹妹在世的时候说:“咱妈都是我照顾的,你在东北照顾什么了?”这也是马志清的妹妹霸占房产的所谓“正当”理由。自从他们分完房产后,马志清妹妹的两个孩子到如今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一封信也没有写过,只是她大女儿(大华)每年坚持给马志清打个电话拜年。现在马志清也不提要房产的事情了,她说:“事情既然发生了,再生气也没有用,反正都是亲戚,哎,也用不着争了,随它去吧!”这显示出了这位母性大度的胸怀。

   他刚调到佳木斯工作时市委按规定给他安排了一套四室一厨的住房,因为房子稍旧一些,市委决定加以装修。李学坤坚决推掉了这一规定,他说市委对我的关照,我心领了,装修万万不可,因为费用很高,我寸功未立,实在消受不起。“地市级干部上下班都有小车接送。李学坤从来不坐车,步行到机关,步行回来,在市里参加什么会议,也大部分是步行去,步行回来,他象个普通市民一样,在人行道上走来走去,谁也没想到这位笑眯眯的老者,是市五大班子领导之一。平时,他经常领着小孙子(作者),在林荫道上散布,有时自己到市场上买菜购物,他把自己与群众间,恭恭正正地划了个等号。

   在公共汽车上,经常能看见他的身影,大部分是站着,一手扶着把手。有时难免要碰上熟悉人或认识他的,于是车厢里立刻互相窃窃私语:

“那老头是市里的领导,省人大常委,市政协副主席。”

“不会吧!那么大的官儿,能来挤公共汽车吗?”

“一点不错,他不坐小车,不是乘公共汽车就是步行。”

“这样的领导干部现在太少了。”

   这不是议论,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呼唤,老百姓在呼唤公仆,渴望有朝一日,所有的领导干部都在公共汽车上和群众一起互道早安,互相聊天,那该多好,主扑关系就融化了。

   他在职的那些年,每年由市里拨给他的出租车经费600元,后来增加到了1000元,这是一个非常微小的数字,还不够大款们的一顿饭,即便如此,李学坤一分也没有花过,都弥补了机关经费的不足了。这看起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能做到的,恐怕难找到第二个,至少现在还没有看见此类情况的报道。

    李学坤每年要到省城哈尔滨开会至少十多次,每次上下火车都不用小车接送,不是机关的小车不接他,不送他,而是他从来不让后勤部门给他安排车,不管是半夜或凌晨,他总是自己拎一个旅行包,步行走到车站,下车时步行走回来,多少年来,凡是他个人去开会,都是如此。在八九十年代,地市级干部,能做到如此勤俭、如此平易,如此任劳任怨,如此廉洁奉公的,不是为数不多,而是凤毛麟角。更可贵的是李学坤从来也不对人说这些,他认为自己应该这样做,而且做得很自然、很潇洒、很平常,很心安理得。

在一次大会上,市委领导让李学坤当楷模先行发言,号召各级领导班子向李学坤同志学习,李学坤当时开会时发言如下:

题目为: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体会

第一页    第三页

固定链接 | 评论(21) | 阅读(3399)

文章评论
[匿名]Randhil 2011-12-04 23:54:28
Normally I'm against killing but this article salughtered my ignorance.
[匿名]gybbwfwtp 2011-12-05 03:22:48
zWWx56 <a href="http://fxwpddkhzdmm.com/">fxwpddkhzdmm</a>
[匿名]lqwlwnrxt 2011-12-05 21:57:37
6hzje4 , [url=http://nmnmdvcotyyq.com/]nmnmdvcotyyq[/url], [link=http://llmezfnutwmg.com/]llmezfnutwmg[/link], http://sakywqefktlw.com/
[匿名]xoasasfreakox 2012-02-27 14:59:11
<url>http://www.businessinsurtips.com/|business insurance</url> 8-PP <url>http://www.bestinsurplans.net/|health insurance plans</url> rnzmpl
[匿名]Gwenelda 2012-03-07 16:24:06
<url>http://www.getaffordableinsur.com/|affordable auto insurance</url> 8PPP <url>http://www.getpillstoday.net/|viagra</url> 7486
[匿名]Cornelia 2012-03-23 19:35:01
<url>http://www.healthinsurcover.com/|health insurance</url> %-DDD <url>http://www.discountinsurlife.com/|auto insurance</url> 5460
[匿名]Mina 2012-07-08 12:08:33
home refinance rates fqcjy accredited university online 8)) buy tramadol us pharmacies >:]]
[匿名]Etty 2012-07-09 21:29:06
college courses 8-PPP accredited university online 8-O online degrees 774569
[匿名]Jazlyn 2012-07-10 03:13:47
online auto insurance quotes 6634 technical college yfjqk credit cards >:-PP
[匿名]Joni 2012-07-13 08:57:13
cheapest car insurance 8-[[[ MBA degree yefy MBA degree %-DDD mortgage 8))
[匿名]Mahaley 2012-07-15 05:02:02
college online 726222 home loans 97343 mortgage rate oey
[匿名]viagra order uk 2012-09-20 12:33:36
ihodyzh
[匿名]Keyanna 2012-10-06 08:11:53
<url>http://www.impotens-behandling.com/|cialis</url> 862 <url>http://www.allstatesquotes.com/|cheap auto insurance</url> 110322 <url>http://www.compare-meds.com/|cialis</url> fqv <url>http://www.unamedica.net/|order viagra online</url> 62245
[匿名]instant Payday Loans 2012-10-10 09:02:48
hongvr
[匿名]personal loans 2012-10-18 09:05:37
uqwoeutn
[匿名]buy cheap viagra online 2012-11-10 00:20:51
wgpltpk
[匿名]cheap viagra 2012-11-24 04:09:36
hcasyx
[匿名]buy viagra online 2012-12-10 03:19:49
uvxerv
[匿名]quick loans 2012-12-20 20:18:18
jlstlkw
[匿名]buy viagra 2013-02-09 18:16:31
ghnggti

文章评论
称呼:
主页:
验证码:  请输入:看不清?
内容:
 

友情链接: 华夏文化论坛    黄埔科技建站   诚仁捷教育   抗日战争纪念网

地址: 安徽凤台明珠大道668.黄埔亲属联谊会  邮编: 232100    皖ICP备09016444号  
电话: 0554-8681194  手机13855450157    电子信箱: E-Mail1005416991@qq.com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34040302000233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