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 埔 军 校 前 后 的 徐 向 前

 
 

 徐向前在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时

 

一、平凡的身世

   徐向前出身于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县永安村一个耕读传家的农民家庭。在徐向前曾祖父以前,家庭状况还好,在村子中心建起一座四合院,正房3间为二层楼,是当时村中唯一的楼阁式建筑,所以村里人都称为"楼院徐家"。门楼上砖刻横匾大书"礼门也"3个字,显示着主人一家的文化品位和思想追求。但到他祖父时,家业衰败了。爷爷徐鹤林想重振家业,从务农转为经商。不想生意赔本,债台高筑,在他父亲徐懋淮13岁时便忧郁而死。奶奶为了抚育幼子,只好典卖了房屋、土地,带着儿子住到上金山村娘家。徐懋淮跟着舅舅念了几年书,考上了秀才。但因家境不济,他并没有参加乡试考举人。为了养家糊口,他先在东冶镇教书,后又到内蒙古一带教书,为有钱人家当私塾先生,一年工钱50两白银。有一年回家,怀揣的元宝被"棒子队"抢劫,还差点丢了性命,从此,他再不去口外教书了。
   徐向前的父亲与他母亲赵金銮大约在1870年成婚。出生在五台县槐荫村的一中农家庭的母亲,为了祈求全家平安,常去离永安村不远的前堡村福船寺拜佛,成为虔诚的佛教徒,并专门从五台山请回一尊木雕菩萨和石雕观音像,供奉在顶楼上。她按着佛门教规,坚持积德行善做好事,怜贫惜老,扶危济困。村里人都称徐向前的母亲是大善人,老好人。
   徐向前出生于清朝光绪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即公历1901年11月8日,在家中排行老三,奶奶为新生的孙子取名银存。在入家谱时,需要有个官名,他父亲费尽心思,拿出《易经》,据谦卦象取名象谦,希望他成为谦谦君子,取得伟大成就。从此,徐向前一直使用这个名字,直到考入黄埔军校。1927年在白色恐怖中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徐象谦,为了表示对共产党主义信念的追求和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根据象谦的谐音,改名为向前。

 二、私塾中的启蒙

  徐向前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他读《百家姓》、《千字文》、《庄农杂字》之类的书,同时以徐家的敦厚家风,言传身教。 在徐向前10岁那年,父亲把他送到本村私塾里读书学习,私塾老师是徐向前的本家爷爷徐劳。照旧教《三字经》、《百家姓》一类的书。以后,又学了《四书》、《五经》。一次,先生让他领读课文,不知怎么走了神,读错了字,同学们笑了,老师让他停下来。老师虽没有打他手板,也没说什么,但把徐向前羞坏了。从此,他读书更认真,更用功。老师徐劳讲课时说,中国发生了辛亥革命,孙中山当了临时大总统,山西省的督都是阎锡山,本县河边村人氏。还说离他们村不远的东冶镇成立了保安社,五级地村的日本留学生康佩衍带头剪了辫子,人们叫他"康秃子",还叫女人们放缠脚。这就是辛亥革命。徐向前虽然不大懂革命的意义,但还是与小伙伴们一起剃掉了头上了辫子,感到说不出的愉快。后来,又听说,在东冶槐荫等村里,保安社的同盟会员把庙里的神像扳倒了,办起了新式学堂。徐向前在朦胧中意识到,这革命是好事情。一天,他把这事向伙伴们说:"我们也革命,把家里的土地爷搬掉吧。"有的小朋友说怕土地爷怪罪不敢搬,徐向前说:"大庙里的大爷爷全搬了还不怪罪,小小的土地爷还怕什么?"说完各自回家把土地爷搬到家庙院子里,堆在一起打烂了。有的娃娃还在土地爷上撒了尿。徐向前的母亲知道这事后,气得直跺脚。以后,徐向前回忆说:"母亲信佛,拜神灵,父亲、哥哥、妹妹和我,都是不信那一套。"以后徐向前参加革命,成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三、沱阳学堂的熏陶

   1914年,徐向前被送到东冶镇沱阳学堂高等小学去读书。这座学堂是1905年由东冶学界同仁赵长庚、朱应龙、赵三成、张侗等发起赞助创办的新式学堂,地址在东冶镇西街灵应寺,是五台县第一座地区性学校。辛亥革命后,由小学改成高等小学校,开始设立高小班,不再学四书五经,而以语文、算术、英语为主课,还设有历史、地理、格致、修身等课程,每日上体操,进行军事体育训练。进入这个学校,徐向前开阔了眼界,启发了思路,也刺激了他旺盛的求知欲。
  永安村离东冶只有3里路,父亲为了培养儿子,同意徐向前住校。徐向前家庭困难,交不起菜金伙食费,母亲就给他带上家里腌的咸菜,玉茭窝窝头,另外每月带一升小米,由学校负责代馏窝窝、熬稀粥。他虽然生活比较艰苦,但学习很用功,尤其注重算术、英语等课程。第一年算术成绩比较差,第二年就赶上来了。
   在沱阳学校里,可以经常听到一些关于国家大事的演讲和讨论,孙中山呀、辛亥革命呀、民主共和呀、反袁斗争呀,等等。徐向前感到当时社会很混乱,朦胧中觉得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赶跑皇帝是对的。他虽然在头脑里还理不出个头绪来,但却渐渐培养起关心国家大事的浓厚兴趣。第二个寒假,徐向前的父亲从内蒙古回到家里。他要检查儿子的学习成绩,看作文。由于他的父亲仍习惯于八股文的规范要求看文章,便对徐向前说:"你的文章越来越差了,看来不能再叫你到东冶上学了,再在那里学下去,作文成法就要忘光了。"徐向前只好又回到本村私塾念《四书》、《五经》。从此,他感到父亲的思想太旧,不合潮流,对私塾也产生了更多的反感,便偷偷地自学沱阳学校的课本。在私塾又念了一年,由于家里生活越来越困难,供不起两个学生,父亲决定让徐向前的哥哥继续念书,让徐向前回家种地劳动。这时徐向前还不满15岁,他理解家庭的处境,也理解父亲的决定。
  徐向前失学后,就在家里帮助母亲经常做些家务事,挑水、割草、挖野菜、拾粪等,最重的活是去离永安村50多里路的窑头背炭。艰苦的劳动,锻炼了他的体质和意志。
   徐向前虽然失学了,但他经常找一些旧书看。有一次,同学告他说,东冶镇书店来了好书,他很想去买,可是没有钱,于是,就东翻西找,在一个小匣子里翻出一对耳环和一对手镯,背着母亲到东冶当铺里想当钱。当铺掌柜知道他是秀才徐懋淮的儿子,怎么来当钱?到家里一问,露了馅,母亲很生气。徐向前也感到自己做错了事,流着眼泪对母亲说:"我以后再也不干对不起您的事了”。

 四、学徒生活的磨炼


  徐向前长高了,母亲想让儿子学木匠,但父亲不同意,决心让儿子到买卖家当学徒,学点经商的本领。徐向前不愿学木匠,也不想当学徒,只想到面闯一闯。后来经大姐夫帮忙,在河北省阜平县城找到一家书店,掌柜是大姐夫的表兄。徐向前一听是到书店当学徒,很高兴,起码看书不用发愁了。
阜平县与五台县以山为界,离东冶有200多里路。当地人说"阜平不富,平山不平",这里和五台一样,穷山恶水,人们生活很困难。徐向前到了"书店",才知道这是一个小杂货铺,叫"福兴源",经营点心、红白糖、香油、烧饼,还卖自磨的面粉,只是有一个货架上摆着一些书,所以就叫书店了。
   徐向前新来乍到,处处受到店主一家和大伙计的约束。说是当学徒,其实是干杂活,做苦力,他天不亮就起床,为店主倒尿壶、挑水、扫院子,然后上工磨面。店主有两头骡子,一天磨六斗麦子,那时磨面是"脚打箩",六斗麦子的面全由他一箩一箩筛出来。两头骡子换班干,徐向前一人顶到底。那时徐向前才17岁,力气不够,一天干下来,累得腰酸背疼。夜间还得起来两次给骡子添草加料。虽然累得很,但生性倔强的徐向前从不偷懒。东家见他本分机灵又勤快,能写会算,就让他站了柜台。
   学徒生活虽然艰苦,但使徐向前满意的是,他能看到书。书店里的小说,他差不多都看过,如《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荡寇志》、《罗通扫北》、《薛仁贵征东》、《七侠五义》等,还有《史记》、《汉书》、《孙子兵法》等也都津津有味地读过。这些书中豪侠英烈忠贞报国、为民除害的凛然正气、劫富济贫的品德行为,都对徐向前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学徒期间的第一个冬天,东家安排他去讨债。徐向前实在不想干,他知道,欠债的都是穷苦人家,讨债就是逼迫穷苦人。但是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一个冬天,他跑了不少腿,结果没有讨上几个。东家骂他没本事,还威胁他"再讨不来就扣工钱",徐向前壮着胆子说:"扣工钱我也讨不来,你爱找谁找谁,我不干!"东家没办法,再也不用他讨债了。
   这年冬天年关结算时,东家给了徐向前3元大洋,算是一年的工钱。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凭自己的劳动挣来的,尽管比他付出的劳动少得多,他还是高兴,不知该怎样开销。他想来想去,给母亲买了一斤糖姜片,用来孝敬母亲,又买了点年货。剩下的两块钱,则交给了父亲,他自己没动一个铜板。
   徐向前在阜平书店受到了磨炼,他后来回忆说:"学徒生活,使我亲身感受到店员徒工的生活困难。应该说,这也是上学,我在这个学校里受的教育,比正规学校要深刻、实际得多。"

 五、在国民师范的思考

   1919年春天,徐向前突然接到哥哥徐受谦从太原寄来的一封信,告诉他省立国民师范招生,是官费,并说已经给他报了名。徐向前高兴极了。向东家实说,怕惹出麻烦,便决定隐去真情,告假时说:"家里捎来信,有事要我回去。"东家先是不准,说找不到替工,后来看他执意要走,也就答应了。
   太原是山西省的政治文化中心,国民师范是阎锡山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创办的。当时阎锡山推行"用民政治",想通过广造师资普及教育,培养人才,在中国实现军阀主义。因此,国民师范是一所由阎锡山直接控制的准军事化学校。校长是东冶镇人赵戴文,不仅是山西最早的同盟会员,辛亥革命时,担任过第四混成旅旅长,还担任过将校研究所所长。他能文能武,是阎锡山的军师和得力助手。徐向前在家里时,就知道东冶有个赵戴文。
   徐向前到太原找到哥哥,顺利通过考试,成为国民师范创办后的第一期学员,叫国民师范速成班,学制为2年。徐向前一入校,就发了军衣、皮鞋、绑腿等,完全是军人装束。吃饭不花钱,还发补助金。从农村来的青年,感到十分高兴。当时,速成班招了20个班、1206名学生。课程有语文、数学、英语、心理学、教育学、历史、地理、军事、音乐、美术、体育,还有武术课,教各路拳术,太极拳成了徐向前坚持60多年的健身方法。
    开学后过了三个月,北京爆发了反帝爱国的"五四"运动。他回忆说:"'五四'运动的发生,对我的思想是一个很大的冲击,逼着我想一些问题。闲暇时间,我不再像从前那样,热衷于读小说了,而是注意看一些与政治形势有关的书刊。"正课之外,他用一半以上的时间翻阅报纸,阅读一些政治理论书籍和刊物,知道了"苏维埃"、"劳农政府"、"十月革命"、"列宁"等一些新名词,逐渐接受革命的思想。他经常思考一些问题,如"民众何以贫穷?""国家何以危亡?""中国的出路何在?"这些题目的答案,在课堂上找不到,一些名流学者经常到学校讲学,如胡适讲过哲学,朝鲜流亡人士也来讲过学,对他的思想有很大启发,他开始自我探索,寻找着、追求着革命的道路。

                                                        ﹝1﹞  ﹝2﹞  ﹝3﹞

 

友情链接: 华夏文化论坛    黄埔科技建站   诚仁捷教育   抗日战争纪念网

地址: 安徽凤台明珠大道668.黄埔亲属联谊会  邮编: 232100    皖ICP备09016444号  
电话: 0554-8681194  手机13855450157    电子信箱: E-Mail1005416991@qq.com

分享按钮  

 皖公网安备34040302000233

网站管理